威廉的峰峰

花月影 章二

花月影 章二

 第二章就表白会不会太早,不早不早不然怎么吃肉呢

 

    回到府上已经夜深。沐浴更衣后,却并无睡意,虽是夜深,但暑气还未消退,陵越穿着亵衣便点起灯盏,在书桌前拿起那封薄盏。

 

望着窗外树影婆娑,捻着纸张在指间无意识的磨砂。

 

屠苏,屠苏,屠苏,红衣卓卓,琴音袅袅,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打开信盏,字依旧是不多,字迹却多了分婉约,幽幽怨怨的:

 

月圆照离人,月缺照离人,何时月有意,独为己为欢。落款是全名:百里屠苏

 

陵越不禁轻笑,心下却柔软得不得了,这不饶人的小孩儿啊。

 

百里屠苏,这骄傲的人儿,可真是胆大,明知自己的身份,却毫无逢迎或谄媚之意,更不是普通白衣见着大人物时的卑怯。有的只是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绵绵情意,到底你是谁呢,百里屠苏,苏苏...

 

怀着许多念想,回床就寝。

 

 

翌日早朝,皇帝大为夸奖尚武将军在山东剿灭在当地雄霸多年,令当地百姓苦不堪言的山贼,说是山贼,实是有在朝中勾结的高官,官贼一家,暗中大量招兵买马,意图积聚力量日后谋反,幸好被尚武将军识破,暗中设计,一个出其不意将其首领擒获,命他供出与之勾结的官员。

 

此则一来还百姓于安乐,二来,将皇帝的心腹大患除去,皇帝龙心大悦,铁了心要大大赏赐陵越,想了想,陵家虽世代忠良,不贪不枉,但在京师及各地亦有其产业,钱财之物,确是不缺,想来想去,竟为陵越的终身大事操心起来了,自己与陵越年纪相仿,但自己最小的小公主也已五岁,陵越身边竟还无一个半个体己之人,想想也觉得陵越为朝廷实在操劳过甚,脑补帝脑补了半天,决定皇恩浩荡,将自己的嫡亲妹妹芙蕖公主许配予陵大将军。

 

陵越站在阶前眼皮跳了一个早上,乍然听到皇帝的话,愣了,嘴角抽搐了一下,上前回复圣意:

 

“谢陛下夸奖,陵越食朝廷俸禄为朝廷办事,本就是职责所在,何须称赞,另,陛下请收回旨意,公主乃金枝玉叶,陵越乃一届武夫,与公主未配。”

 

“诶,陵爱卿毋需过谦,你与公主自小相识,说得上是青梅竹马,又怎会不配呢?”

 

陵越一时词穷:“陛下,其实...陵越...心中早有良人,此生钟其一人,并无他想。”却突然想起那卓卓红衣

 

“哦...是哪家小姐能得爱卿的爱怜啊?”

 

“他...并不是官家小姐。”也不是女子呢。“是陵越在民间所识,一见倾心,未能望却。”

 

“如此,便随爱卿去吧。不过朕特意为你准备了美女十名,赐予你在府上差遣。”

 

“谢陛下恩典。”纵是不愿也不敢再拒绝天子的好意了。

 

是夜,晚膳刚过,陵越在庭中闲坐,四围花红草绿不见,但见明月当空如洗,却想起那百里屠苏来。但屠苏没来却等来一位不速之客。

 

“陵大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来人正是他今日早朝拒绝了的芙蕖公主。

 

“微臣参见公主。”

 

“陵大哥!你怎么啦嘛!我哥哥不懂事胡闹,你别跟我闹别扭啊!”芙蕖见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便知道是什么回事。

 

“微臣岂敢。”

 

见他还是这样,芙蕖气不过,便拉着他的胳膊在石凳坐下,自己也在对面坐下。

 

“陵大哥,我知道你一直当我是亲妹妹一样疼,皇兄他只是一时不知道赏赐些什么给你才顺口胡诌的,你不要因为他乱来的话就跟我心生嫌隙喔,我会哭给你看的。”

 

“微臣岂敢。”见芙蕖鼓起包子脸在哪里卖萌,陵越还哪里严肃得起来。“说吧,那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

 

见芙蕖还在那里扭捏,就作势要走。

 

“陵大哥陵大哥,帮我把信交给千殇大哥,我身边除了你也没其他可信之人了。”急忙从身上拿出一封信递给陵越。

 

陵越接过来收起,笑笑说:“你就不怕我将信交给皇上?”

 

“哼!你敢?”

 

陵越还是笑笑不说话。

 

“大不了,我就...就离家出走,不,是离宫出走,哼!”

 

“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快回宫吧。”也不再戏弄她,命宫人把她送回宫去。

 

 

 

 

吵闹的芙蕖走了,陵越也准备回房,在他转身欲走的时候听见身后有人掐着嗓子喊:“陵~大~哥~~”

 

陵越脚步一滞,猛一回头,在两人之前谈话的石桌不远的大树上,有人一袭白衣像风筝一样附在其上,长发飘飘,衣袂翩然。

 

要不是陵越认得声音的主人,乍然看到这样的场景,不吓个饱才怪。

 

走近一看,那人白衣翩翩,长发掩面,身姿柔软,一手抱树,另一手竟还挽着一把琴。见陵越走近来。便扬起脸来,对陵越盈盈一笑。

 

月照玉人面,一时竟让陵越觉得艳美无双和天真烂漫都在这人身上看到却毫无违和之感,陵越也不禁莞尔一笑,一时两人在月下相对,忘却时光。

 

陵越回过神来,浅笑着说:“难道百里公子是觉得上面的景色更加好?”

 

“那你要接住我哦。”说完一松手,抱紧琴,便由得自己向下坠落。

 

陵越上前一步跃起,揽住那人的细腰,怀里的人也不客气,像水蛇一样一下子缠上来,搂住人的项颈,一头长发滑腻腻的撩入人衣内。落地站稳之后,陵越也不放手,就抱着人站在那里,百里屠苏也不见外,小脸贴着人胸膛蹭蹭,一脸舒服。

 

“陵越,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腰很好摸呢?”

 

陵越笑笑学着他的口气说:“屠苏,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胸很好摸呢?“

 

这回脸皮再厚也不敢赖在人家怀里了,屠苏用力挣开他的臂膀,理理衣裳和头发,径直走到石凳上坐下,将琴摆好。用眼神示意陵越也过来坐下,好像他才是主人一样。

 

陵越也不介意,回收叫人再拿些酒水过来,便也坐下。看他还在装模作样的捋头发弄衣袖便说:“不知屠公子深夜来到,有何指教呢?”

 

“指教不敢,不过要先恭喜陵将军了。”屠苏听到此话才抬起头来,直直的望着陵越。

 

“不知道陵某何喜之有呢?”

 

屠苏以为他还在装糊涂,便气呼呼的说:“陵将军真是艳福不浅啊,可以娶到芙蕖公主,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好让我到时候来讨杯喜酒喝喝。”全没意味到自己语气里浓浓的酸味。

 

 

陵越看到他气呼呼的样子心情大好“你这是在哪里听说的呀?酒香都还没闻到倒是像有一个醋坛子打破了呢?”

 

“.什..什么嘛,大家不都是这样说吗?”

 

“那,大家不是还说了陵将军不近女色...吗,嗯?”神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小脸红红的人儿

 

“你还跟皇上赐给你的十名美女夜夜笙歌呢!”不好意思到干脆嘟起嘴别看眼

 

陵越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将他揽到怀里,箍住人的腰用力嗅嗅他颈间的幽香。

 

“那你有没有听过,陵将军不爱红颜爱蓝颜,特别爱那种皮肤嫩嫩,眼睛圆溜溜水汪汪,小嘴红红却喜欢乱说的男孩子呢?”

 

 

屠苏听出他是在调戏自己,用力的想要挣开他,但那人的手像一副铁箍那样禁锢住自己,便用拳头捶他的胸口。

 

陵越知道他害羞,更是过分的往人家脖子里吹呵气,轻轻的舔了舔那个小巧的耳垂。见他立刻像是猫被咬了尾巴一样要跳起来,便一边帮炸毛了的猫儿顺毛一边在他后背轻轻扫动并轻声细语的说:“那些个美女,我已经全部送走了,傻苏苏...”

 

那人闻言也不太起头,久久之后才在人怀里闷声闷气像蚊子一样小声说:“真的?”

 

“真的真的,不信吧我叫管家出来,都是他安排的…”陵越以为他是在说美女的事。

 

 

怎知怀中人提高了音量说:“不是说这个啦!”

 

陵越一时也懵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但怀里的人已经要咬人了。

 

“你骗我,你骗我,陵越你是个大混蛋。”

 

“是,我是骗了你。”

 

见他居然承认了,屠苏更是泫然欲哭,用力推开陵越便要走。

 

陵越知道他误会了,一手捉住他的细腕把他拉回怀中,看见那人已经泪光盈盈,好像随时要哭出来一样。

 

“我并不是不爱女子而特别喜爱男子,而是我一直没遇见能让我心动之人,我...觉得我现在心满满的,被一个小混蛋塞满了。”

 

听到陵越的解释,屠苏吸吸鼻子睁大圆圆的眼睛问:“真的?”

 

被他大大的杏眼萌的不要不要的陵越决定用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意。凑过去贴上那花瓣一样颜色的水唇,触感和想象中一样的滑滑的,软软的,甜甜的,那人似乎的惊呆了,没反应,陵越便顶开他的牙齿,把舌头伸进去挑逗那呆呆的小舌,被陵越的动作惊到的小舌缩来缩去来躲避入侵者的骚扰,口中的津液更是含不住,顺着下颌流下,陵越见他有反应,便更加得寸进尺,把那香软的小舌含住吮吸,屠苏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不一会就受不住呼吸不顺,“呜呜呜”的拍打着人胸膛挣开,两人分开的时候都已气喘吁吁,陵越看着那人被自己吸到红肿的双唇,眼神露骨得像是要把人吃掉。

 

搂住人家的腰不放,贴着人的额头逼问:“百里屠苏,我喜欢你,你呢?”

 

被陵越要吃人的眼神看的满脸通红,拍开那人在自己腰间乱吃豆腐的手,走到桌前,把琴放好,对陵越说:“你可要认真听哦,我不会弹第二遍的。”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

 

 

 

 

 

评论(1)
热度(27)

陈伟霆❤李易峰☜真爱。CP狗本人

© 威廉的峰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