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的峰峰

花月影 章四(下)

章四(下)

 

补药打窝

 

“那云溪还不快去把你的师兄叫过来让父皇看看,嗯?”百里琼华故意将‘你的师兄’四个字说得特别重,戏谑的看着云溪。

 

“父皇坏坏!”

 

… …

 

见过陵越后百里琼华和韩皇后却另有心思,陵越虽比云溪要大五年,但也才十六岁,接触中已看得出这男孩是个重情重义、光明磊落之人,对云溪的分分毫毫都细心无遗,以后若是有什么变故,应该是照顾云溪的放心人选,便暗地里召见陵越,向他说明了一些事。

 

然而谁能想到变故又来得那么快呢。

 

 

一天,陵越带着云溪离开皇城去一个猎场打猎,说是打猎,不如说是小云溪在满山的打滚,春光明媚的天气,满山的鸟语花香,入目的尽是姹紫嫣红,被父皇母后一直留在宫里的这些日子可是愁死云溪喽,这三年来在师尊那里都是像一匹小野马一样的满山跑的,在宫里除了师兄也没有其他小伙伴跟他玩,师兄也是不能整天在宫中陪着他,这天好不容易求得母后让师兄带他出来玩几天,真是真是,开心死宝宝啦,不滚两滚怎么对得起这大好春光。

 

哇,前面有只好肥好笨的大耳朵兔子,灰溜溜的,明明看见有人要来抓它还不愿意放下叼着的胡萝卜,见云溪走近了才知道拖着笨笨的步伐逃走,云溪趁它没注意,突然向前一扑,把笨兔子压住了,笨兔子原来不笨,原地装死,一动不动的,云溪以为自己把它压死了,慌忙起身看看,怎知那兔子竟然狡猾的立刻就复活了,拔腿就跑,嗷嗷嗷,死兔子,你给我站住,云溪又是一扑,这次不管它死没死,提着它的长耳朵跑回陵越身边,献宝似的拿给陵越看,眨巴着大眼睛意思是师兄快夸我。

 

陵越一看真是被萌哭,一大一小两只都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

 

 

陵越虽不跟他一样疯,但也是很开心的,本来就喜欢极了这个毫无皇子架子的小孩儿,看他玩得那么开心,自己在一旁也不禁展颜欢笑。

 

直至红霞漫天云溪才跟着师兄下山,说是跟着,其实是耍赖趴在人家背上,在那里哼哼哼哼的唱着歌谣。

 

 

 

 

后来云溪总是想,他的整个童年里都是师兄,虽然师兄陪他的时间不多。

 

 

 

开开心心的跟师兄下山,却又一次遇到了红玉。

 

但这次红玉非常狼狈,跟平日的端庄美貌相比好像是变了个人,衣服破损沾满血污,而且连脸上都有伤痕,脸色苍白,衬着一身血衣,让人以为是白日见鬼。

 

 

小云溪还没认她出来,但红玉一见他却哭了出来:“小主子,快跟我回去见你父皇母后最后一面吧!”

 

这时云溪也认出她来了,立刻跳下来拽着红玉的衣袖问:“红玉姑姑,你..刚刚说什么?我父皇母后怎么了?”

 

“小主子,你父皇的仇人,他带兵突袭皇城,跟城里埋伏的奸细一起在城里烧杀抢掠,宫里已经被他们占了,你父皇母后,他…他们,已经遇害了…”然后看了一眼陵越继续说:“连陵将军父子也已殉国…”

 

云溪一张小脸霎时变成纸色,咬紧了嘴唇,盯着红玉,又张张嘴想说什么,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口气提不上来,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倒了下来。

 

 

等他再醒来,自己躺在师兄的怀里,看了看四周,是一个隐秘的峡谷,前面平地上,躺着两个人,小云溪慢慢起身,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蹲下来,看着已死去多时的父母亲,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们的脸,像是要确定些什么,然后转头看着在一边抹眼泪的红玉说:“红玉姑姑,这是父皇母后在玩游戏对不对,一点都不好玩,你快叫醒他们,不然云溪要生气了。”

 

红玉看着他一脸认真,绝望的眼里却是透着一丝最后的期望,眼眶了盈满了泪水,像是一颗脆弱的水晶一样,仿佛下一秒她说一句话,就要碎掉。

 

但她还是打碎了这个可怜孩子的期望。“云溪小主子,你父皇他们,真的已经不在了…”

 

 

云溪没有再看她,颤抖着,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摸着他们已经冷冰冰的脸,好像平常在撒娇一样趴在他们身上。

 

“父皇,这样一点都不好玩,云溪要你起来跟我玩,母后,你骗人,怎么你说等云溪回来就有甜心糕吃,都不算数了呢。”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他煞白的脸上滑过。“你们还没看过云溪的功夫呢,可厉害了,云溪可以把坏人们全部杀掉的。”

 

轻轻在他们脸上亲了亲,最后再帮他们整理好衣服,低声的像是说悄悄话的说:“父皇母后,你们要记住云溪样子哟,下辈子,我还要做你们的孩儿。”

 

红玉把他们就地埋葬后,云溪在坟前跪了很久,才起身,他身前的地上被打湿一大片,但他却一声不吭。

 

过了很久,他站起来,走到一直在他身旁担忧的看着他的陵越身前,对他说:“师兄,你走吧,云溪不能一直赖着你的。”

 

陵越惊讶的看着他,本以为以云溪是年纪,发生这样的事,肯定需要人照顾安慰,平时又最亲近自己,以为他要过来哭诉一番,怎知他居然要他走。

 

 

“云溪,师兄…师兄可以陪你的。”

 

“师兄,云溪很喜欢师兄,真的很想师兄一直陪着我,但是师兄,你不能陪着我了,你有你的事情要做,我也有我的人生,你快点走吧,不然云溪会很伤心的。”

 

陵越一听,愣了,他本来就没什么底气留下来陪云溪,听红玉说的家中发生如此大的事情,自己又怎能置之不顾呢,但又不放心也舍不得云溪,才一直没离去,怎知云溪竟然先一步让他回去。

 

他看了云溪很久,上前揽紧他,在他耳边说:“师兄也最喜欢云溪了,云溪自己要保重,师兄会来找你的。”说完在他额头上吻了吻。

 

云溪站在那里不动,陵越要松开他离去的时候他突然踮起脚尖,在陵越的唇上亲了一下。

 

“师兄,保重。”

 

陵越深深看他一眼,便飞身离去。

 

 

云溪站在原地看着陵越离开的身影,喃喃自语道:“亲过嘴,云溪就是师兄的新娘子了,师兄不可以娶别人的…”

 

过了很久,他才对红玉说:“红玉姑姑,你会陪着云溪吗?”

 

红玉擦干眼泪,握着云溪的小手说:“小主子,红玉姑姑不会走,一直陪着你。”

 

“红玉姑姑,我想回皇城看一看。”他想要回去看看,那些人。

 

 

红玉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想劝他不要去,但却还是叹了口气,抱起他,施展轻功,悄悄的潜入皇城。

 

一路上,看着这个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怎么才几天,就变得如此陌生,满目苍夷的街道,有些房舍还有未灭的火,破损的民居里间或传出女人的悲呜。

 

红玉带着云溪也不敢多留,直奔他们的目的地——禁宫。

 

这个地方对于从小在这长大的两人来说,可谓是了如指掌,避开的宫里的卫士,一路躲躲藏藏,在御花园的假山里躲了起来,有一排宫女走过,出其不意的抓住了一个,逼问出新皇现在在哪,便将她弄晕,两人便向那处宫殿去。

 

两人趴在屋顶的琉璃瓦上,掀开一片瓦片,看着亮堂堂的御书房,里面的新皇,在在对阶下的旧臣们侃侃而谈,众臣被鼓动得义愤填膺,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而云溪却一直看着那个新皇,那个救了整个皇城百姓的人。

 

红玉小声对云溪说:“小主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

 

云溪点点头,看了眼阶下站着那个最年轻,身披重孝的小将军,跟红玉悄悄的走了。

 

 

红玉把他带回他师尊紫胤真人的山上,回到山上,小云溪变了个人似得,整天一声不吭,皱着眉,时常能看见他在某处发呆。

 

 

有一天,红玉从山下买东西回来,见到小云溪吃力的背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袱向山下跑,她立刻拦下他,问:“小主子,你要下山去做什么,山下很危险的!”

 

怎知云溪竟怒气冲冲的说:“我要去报仇!!我要去杀了他”

 

“你要去杀谁?你能杀得了他吗?你不要白白送命!”

 

“不,我知道我要杀谁!不杀了他,我誓不为人!”红玉本以为他只是脾气上来了,怎知一看他眼睛竟然赤红一片,身上散发着一股戾气,红玉双手抱着他竟然有些吃力,云溪见一时挣不开,竟从背上拿下那个包袱,抽出一把红色的剑,将红玉隔开,就要冲下山。

 

这时蓝衣一闪,一个人影飘然而至,云溪手里的剑已经到了他手上,来人正是紫胤真人。

 

 

他走到云溪跟前,用食指轻轻在他眉间一点,云溪便昏了过去,他抱起云溪回山上,进了屋子,将他放在床上,怜惜的轻抚他消瘦许多的小脸。

 

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瓷瓶,倒了些许粉末在杯中,加了些温水,回到床边,将云溪扶起来,将药给他灌了下去,一点都不温柔,但云溪只是咳了几声就没声了,一旁看着的红玉捏了一把汗,要不是知道紫胤不会害云溪,真像是在灌毒药,其实不怪紫胤,他只是没养过孩子而已。

 

第二天,小云溪醒了,见一个仙风道骨的道长坐在他床前,便秘自己坐起来喊:“师尊,早~~”并附带一个单边小酒窝的甜笑。

 

 

一旁的红玉惊讶的看向紫胤,意思是云溪怎么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紫胤也没跟她解释,只是对云溪说“云溪,你还记得师尊吗?”

 

“当然记得!”

 

“云溪,你记不记得,你还没有取你的大名?”

 

“嗯,母后说,以后再说的。”不知道怎么了竟觉得自己想哭。

 

“那,师尊帮你取,怎样?”

 

“好,当然好,母后说师尊是很有学问的人呢。”

 

 

“好,那你要听师尊的话,以后你便叫做屠苏,忘却仇恨,回复新生。”

 

 

“好,以后我就是百里屠苏。”

 

“不可以再让人知道你是云溪了。”

 

“嗯!知道了。”

 

 

静静跟红玉退出去。

 

“轻尘,会让人忘记大部分悲伤的记忆,但是会随着年纪增长,慢慢想起来,希望以后,他已经能放下。”

 

 

红玉担忧的看了眼房里的屠苏,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14)

陈伟霆❤李易峰☜真爱。CP狗本人

© 威廉的峰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