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的峰峰

【越苏】花月影 章六

新年快乐,愿霆峰二人身体健康,事业顺心,发更多的糖糖糖糖,小人烦事皆不近身。

吃了大糖

 

所以吃些甜甜蜜蜜黏黏腻腻的日常?

 

逗猫的乐趣大概只有猫奴才能体会吧,就喜欢把它逗得炸了毛,挠你几下,你再顺顺毛,再逗,它糊你一脸猫脚印才过瘾,但就算天天被它傲娇的踩着鼻子也是甘之如饴的。

 

陵越是一个优秀的铲屎官。

 

 

到屠苏朦朦胧胧的醒来的时候,一看窗外,已经满庭日光了,揉揉眼睛,看了看房间里的清雅整齐布局,再看看自己,身上只穿了件轻薄的亵衣,手臂上还有那人在上面留下的痕迹,虽然没失身,但也是什么豆腐都被人吃光了。

 

想想就脸红,这色鬼,哼哼哼哼,脸红红的用被子捂住脸,在那里嗯嗯嗯嗯的像猫那样叫,但想想又开心得不要不要的,表白成功啦!成功进阶到同居阶段,嘤。陵越师兄,你是我一个人的。

 

坐在那里用手做了个五指收拢的动作,自己想着想着就笑倒在床上。

 

陵越一进来就见到某人在被子堆里一边笑一边打滚,所以屠苏终于笑够了抬头一看,陵越正像一棵树一样杵在床口玩味的看着他,眉头舒展开来,颊边漾出一个小酒窝,身上穿了件同平常不一样的青蓝色便装,将平时身上带有的萧肃之气一扫而空,清爽的马尾系在后脑,倒像是个风流倜傥的世家子弟,一时看呆了,愣在那里,陵越更是忍俊不禁了,拍拍他的脸,说:“口水快流出来啦。”

 

反应过来的屠苏立刻用袖子擦擦嘴角,脸红着说:“胡……胡说,我是看你的衣服好看,觉得喜欢而已。”

 

“哦,是吗,那回头我让下人给你再做一件,你先穿这件吧,着是我照着你的身形做的,你穿着肯定好看。”说着从旁边架子上拿出一套黑底红纹的衣服来。

 

屠苏一看,果然是很好看的款式,但他就要跟陵越扛上,“不要!我要你身上这套,给不给。”

 

陵越无奈一笑说:“给,怎么不给。”说完就在屠苏面前宽衣解带。

 

“诶诶诶,你干嘛。”这可吓着屠苏了,猛的退后,一脸害怕的看着陵越。

 

“把衣服换给你呀,你怕什么,大家都是男子汉。”陵越正经脸

 

“你这,这登徒子!”屠苏一脸红红的嘟着嘴说

 

陵越把衣服脱下来递给他说:“傻瓜,快穿上吧穿上吧。”

 

“那,那你穿我这件,我们换着来穿。”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等下带你逛逛我的地盘。”

 

两人走出来,一路上的侍女和仆从都恭敬的向陵越行礼,口口声声的陵将军,对屠苏客气的叫一声公子。

 

两人走着,迎面走来两个貌美的丫鬟,其中一个一见屠苏就变了脸色,走到陵越跟前娉娉婷婷的行了个礼,抬头却眼角一挑,狠狠剜了屠苏一眼,另外一个侍女见状立刻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太过分。

 

屠苏却是看到了,笑眯眯的望向陵越,陵越也不管他的小孩儿动作,叫住那两名侍女道:“妍儿,却厨房弄些早点过来,我们在前面那个亭子,等一下,叫上府里的侍从婢女都过来。”

 

说完也不等她答应便叫屠苏跟上。屠苏看了看那个名叫妍儿的侍女,见她在偷偷的在瞪自己,抿起嘴笑笑,蹦蹦跳跳的的走到陵越身旁,牵着他的手,手指插进人家的手里跟人十指紧扣,凑到人家耳边说:“她们,是不是你的小妾?”

 

“是是是,她们是小妾,你是正室。”

 

“唔唔唔!不行,谁要做什么正室,我是独一无二的,只要我一天没死,她们想都别想,不,我死了也不会便宜了她们的。”屠苏立马拼命摇头,咬着下唇,一副人家抢了他小鱼干的着急模样。

 

陵越被他一副傻猫样乐得眼都笑弯了,在他额头亲用力他一口,揉揉他的头发说:“傻苏苏,有了你怎么还看得见其他人。”

 

“哼哼,去,去吃早点啦!”

 

 

陵越带着屠苏穿过花阴绿径,来到一处凉亭,虽是凉亭,也做得非常舒适实用,摆着桌椅坐榻,四面垂的隔热的帘子,屠苏抢先一步走进去在正中间坐下,仰起脸看着陵越,一副小爷我最大的臭屁样。

 

陵越跟他刚坐下,刚刚那两个侍女就捧着东西上来了,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摆上一大白瓷碗的白粥,精致的几味开胃配菜,一笼热腾腾的肉包子,一笼晶莹剔透的水晶饺,一壶香茶。

 

屠苏一看,撅起嘴巴,说:“陵越,你怎么舍不得给好吃的喂我吗?”

 
不等陵越回答,有人更加急:

“放肆,你怎可莽然直呼将军名讳。”那个叫妍儿的侍女终于忍不住出声喝止屠苏

 

屠苏停下来,瞪圆了一双杏眼,直直的望着那侍女,那女子开头还不服输的瞪回去,但被屠苏眼底透出的丝丝凉意震了一下,不敢再看,向陵越福福身便退出去。

 

屠苏也不说话,静静的低头开始吃早点,但刚出去的侍女似乎是以为陵越的沉默是默认她说的话,更加得戚,在外面对另一个侍女低声说:“要攀高枝也不知自己身不洁,叫你一声公子还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个角了呢。”

 

外边已经聚集了刚刚陵越吩咐集合的总奴仆,她虽是说得小声,但好些人也是听到了,不禁都在窃窃私语。

 

 

二人也是听得清清楚楚,屠苏闻言抬眸看了眼陵越,又低下头说:“是吗?”

 

陵越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凉亭外,开口说:“大家安静,屠苏,你过来。”

 

屠苏惊讶的看着他,起身磨磨蹭蹭的走到陵越身边。

 

陵越看了眼他,便开口对众人说:“我陵越,有幸成为当朝尚武将军,战乱之苦受过,繁华之美也享过,但偏偏少了这刺进心窝的情未曾尝过,幸然遇见屠苏,情之所钟,便已明了,陵越男子汉,也不怕人笑话,喜欢一个怎样的人也还没轮到其他人来置喙。多的我不想说,只希望你们能看清一点,陵越何时儿戏过,屠苏,进了我的将军府,就是我的人,也就是你们的主子。

 

说完便将左手食指上一直戴着的银戒取下来,牵起屠苏的手,戴在同样的位置上

 

“以后,我两不分。”一边说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屠苏,两人牵着的手在众人面前十指相交。

 

“你们若是不服,我也不勉强,但是我不想听到任何闲言闲语,还有,妍儿,去账房结了这月的粮,领三百两做为补偿,将军府留不住你这角儿。”

 

说完便叫手下将她带下去,反应过来的妍儿拼命挣扎,喊:“将军,将军,我不敢了,以后我会恭恭敬敬的对百里公子的,不要赶我走!”

 

陵越闻言只转头看了看屠苏,见他抿着小嘴,眼睛溜溜的转,不知在想什么,便遣散众人,拉着屠苏回凉亭里继续吃早点。

 

屠苏开开心心的吃着,觉着有人一直盯着自己,一抬头,见陵越眼也不眨的望着自己。伸手摸摸脸,发觉没东西,便奇怪的望着陵越,说:“怎么,小爷变好看了?”

 

“……”陵越挑挑眉笑笑不说话

 

“陵越,你要是想你现在就去把人追回来,真是,我傻呀我,她都那么讨厌我了,我还留她下来给我自己找麻烦,最重要的是她在觊觎我的人!哼!”

 

陵越突然走过去抱起屠苏放在自己大腿上,狠狠的啾了一口,紧紧的抱着他说:“苏苏,你怎么这么可爱,我中了你的毒了。”

 

屠苏傲娇的稍稍推开人,说:“切,你本来就迷恋我,用得着我下药吗?”

 

“是是是是,屠苏公子魅力无法挡。”陵越笑得满脸是牙

 

 

“诶,你别说,那刚刚那做派,十足一个沉迷酒色的昏君喔。”

 

“那你是狐狸精?”

 

“啊啊啊,混蛋,你才是狐狸精,你全家都是狐狸精。”

 

“好,你也是我家的,大家都是狐狸精。”

 

屠苏蔫儿了一下又说:“那,你不怕,我将你所有东西都骗走,让你一无所有?”说完他就后悔了,怎么说问出着娘们唧唧的话来了。

 

陵越没注意这些,只叹了口气说:“有什么是舍不得的,陵越茕茕只影,有的无非钱财官位,你开心,拿去了就是,最重要的是一颗心,从我决定喜欢你的一刻起开始,我就已经对自己说,就算最后,他骗了我,也无甚损失。”

 

屠苏被他一番话顺得浑身都舒坦了,软软的靠在人怀里,眼睛亮亮的抬起头看着陵越,小小声的喊:“陵越~~”

 

“我在。”

 

“说些肉麻的话给你听,不许笑!”

 

“好,你说,不笑。”

 

“我不会骗你,不会伤害你,不会背叛你,不会离开你。”

 

“哪里肉麻啦?”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啾~~~

 



评论
热度(22)

陈伟霆❤李易峰☜真爱。CP狗本人

© 威廉的峰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