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的峰峰

【霆炮ABO】无妄之灾(1)

不知道什么鬼,先这样,后面会肉

说起张学军那可是人人都尊称一声六爷,都要树个拇指的老炮儿,够劲!

但说起他的混账儿子,整天凶巴巴的,却是一个omega,真是个个都要叹口气,大奸大恶他不是,就爱捣蛋,谁要是不顺他意,甭想有好日子过,到时候哪家的alpha肯要他呢。

隔壁的婆娘在她自己院子里唠叨着他张晓波干的浑事儿,“那小波啊,唉,就一野孩子,不过也可怜,要是生成一alpha,浑点也没所谓,不论好坏终归会找的到omega的,但他一omega,性子那么野,谁受得了呢,怪就怪他自小没娘呗。”

一不留神,让这小炮儿听到了,这小炮儿听了就头顶冒烟了,什么不好说,说他没娘教,是野孩子,呸,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浑,哼!

在街上弄了包巴豆,提着掺了巴豆粉的几块香喷喷的肉,念叨着就往那家人院子里拱。

“哼,叫你混蛋,看小爷不弄死你们这帮孙子!”说着在人家门前瞄了瞄,见没人,就爬上院子的围墙,四处扫视,见他的目标正爬在它的狗窝里呼呼大睡,灵机一动,捏着嗓子,喵呜~喵呜~

果然那只大牧羊犬耳朵动动,醒了,他赶紧再叫多几声,那大狗闻着声来到围墙边儿,张晓波趁机将那几块肉扔了进去,一不小心砸在了狗脑袋上,那狗往上一看,张晓波被那狗盯了一下,被吓住了,心想:这什么狗,这么凶,丫的吓死老子了。

好在那狗被肉香吸引,专心吃肉去了,张晓波见大事已成,拇指一刮鼻子,得意洋洋的在那哼唧:“欺负我小炮儿,没门儿~等着把你的狗肠子都拉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晓波看着这车门上刺眼的横着一条几十公分的划痕,傻眼了,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再浑,也知道这车不便宜,将自己卖几次都赔不起,抓抓脑袋上的乱毛,愣了,怎么这么倒霉呢!

五分钟前:

张晓波走出了巷子,一拐弯,见街尾停着一辆扎眼的新车,拉轰的亮红色,骚包帅气的不要不要的,张晓波舔舔舌头,眼睛都看直了,这款车他还只是在杂志上瞧过呢,心痒痒的,决定走过去看一看,再摸一摸,过个瘾,谁知一台摩托车正迎面驶过来,他见势头猛,来不及只能侧着身子一闪,谁知那车头的后视镜居然拽住他的衣服了,他不由自主的被扯着走,情急之下用手一掰,咔嚓一声,断了,那后视镜,张晓波也被惯性甩到了一边,慌乱中听到哧~的一声,身上汗毛都冒了起来,张晓波滑在地上,拍拍心口,看了看手上掰断的后视镜,有种不祥的预感,抬头一看,OMG,再看看那个摩托车司机,那人也被吓到了,本来还骂骂咧咧的想过来让张晓波赔钱呢,见势头不对,驾起车屁股冒烟呜啊呜啊的走了,剩下张晓波瞪圆了眼睛,试图把那条痕瞪走,持续了一分钟后,颓然的决定放弃,他突然左手一拍右手的拳头:“哼,小爷敢作敢当,到时候,车主要我怎么着就怎么着,嗯!”

说完一溜烟的跑去对面的小卖部借了纸笔,写了几个字儿,把纸夹在车头的雨刷上,两边瞄瞄,觉着超懵的,抄起衣服的帽子扣住一头乱毛,溜!

猫着身子鬼鬼祟祟的回了家,张学军在门前遛鸟他也没注意,闷头就往自己房里钻,张学军在后头喊:“波儿,波儿,你这孩子怎么没个形,鬼鬼祟祟的,没点规律。”

张晓波在房里也不管张学军在外头说什么,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就睡。

到他醒来天已经黑齐了,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一听见外面厅里有人在谈话,心就乱了,咋的,就这么快找上门了呢,但情形又由不得他避,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套上那件连帽的军大衣,踮着脚轻轻的在厅门口偷偷看了进去,见一个穿黑衣服alpha气息很浓的男人坐在下手位,坐直身子正跟张学军说话呢,突然就向他这边看了过来,张晓波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人发现了,头立马缩了回去,拍拍胸口念叨:吓死宝宝了,这人属狗的吧。

想了想,既然让人发现了再不出去,可不变了龟孙子,想着就直直的走了进去,瞪着圆溜溜的猫眼,以为自己很有气势,对着那男人说:“你就是车主吧,说吧,想怎么着,爷都从了。”

六爷一听,火了,这孩子,真是作死,人家还好声好气的呢,他倒好,自己跑上来叫嚣,正准备出声喝他呢,怎知男人一摆手,也不生气,笑笑开口说:“诶~别急,六爷,这位就是您儿子,小波对吧。”

绕是六爷这样的角色也被男人放出的气息镇住了,只能‘嗯’一声,晓波虽然也当场脚软了,还是不服气的从鼻子里哼一声出来。

陈霆打量着这小孩儿,头上罩着帽子,有几根黄色的乱毛不安分的翘出来,过长的刘海儿遮住了眼睛,只能看见那小脸白嫩嫩的,红扑扑的,估计是刚起床儿,脸上还留有被褥的压痕,那张小嘴正一动一动的在嘀咕什么,陈霆看着眸色沉了沉,闻了闻空气中淡淡甜甜,越来越浓的信息素味,突然间走到张晓波跟前,一把扯下盖住他头顶的帽子,张晓波被吓了一跳,“卧槽,你要干嘛!”

男人却把手伸进他后颈,像捻猫儿一样捻住他的腺体,挑挑眉,本来凌厉得像要砍人似的眉目中透露出点笑意,说:“小孩儿,嘴巴放干净点,你们不是老讲规律吗,你划了我的车,想怎么着?”

张晓波被人捻住了腺体,全身都软得跟面条似的,像煮熟了的鸭子一样剩嘴硬,瞪圆了眼看着人,却不知自己就像一只被人欺负了的小奶猫一样,红了眼眶,抖着嗓子嚷嚷:“你你你,先放开老子,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说了算,你说了算!”

陈霆松了手,又在他嫩嫩的脸颊上拍了拍,凑到他耳边说:“你的味道,好好闻。”说完还轻轻在他的小耳垂上咬了口。

张晓波立刻炸了毛,一甩手猫爪子就要糊人脸上去,陈霆早有准备,一手握住了他的细腕。

“不是说,我说了算吗,现在又算怎么样了,嗯?”

张晓波一下词穷,只能梗着脖子说:“怎么,怎么也不能欺负人呐。”

“嗯哼,那你是想赖账了?”陈霆理理衣摆,重新坐下,手撑着下巴。

“没有!小爷敢作敢当!”

这孩子傻得,唉,六爷在一旁已经没眼看。

陈霆正要说话,衣兜里的手机响了,随手拿出来接通。

“系,小飞,有咩事?”

“嗯,已经搵倒了,宜家系佢屋企。”

“没事,呢单嘢就交俾我啦,当系我欠你个人情,好吗。”说这看了张晓波一眼

“好,我宜家过来,等我,掰。”

“你说你敢作敢当是吧。”从怀里掏出那张他留下的纸条,念出来:“‘划你车的是我小炮儿,要杀要剐,任凭处置’。是你写的吧,小炮儿。”

张晓波瞪着眼恨恨的看着他点点头。

陈霆再从怀里拿出支钢笔,在那张纸背后,写了个地址,放在身旁的茶几上,用手指节敲敲,说:“明天晚上,到这来找我,我们再谈。”说完起身,拿起椅子上的黑色皮衣,一抖,穿上身,踏着他的皮靴走了出去。

张晓波没回过神,听见外头一阵发动机响声,到他走出去看,车屁股都看不到了。

这时六爷拍拍他肩膀,说:“波儿啊,这么强势的alpha爹也是少见,很明显,他对你起那意思了。”六爷不好意思没羞没臊的说他对你发情了,但张晓波却听懂了,红了一张脸,难得的低声下气问:“爹~那可怎么办。”

本来六爷还有些气的,一听这小炮儿变成奶炮儿,像小猫一样喊着自己爹,就什么火气也没了,但也是没辙,叹了口气说:“能开得起那些车的,可真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惹得起的呢,不过,这可不是说爹就让人给欺负了去了,该赔是要赔,爹这就去跟你闷三儿叔商量去。”

“诶,张学军,你别去!”

张晓波自己一个人走在胡同里头,弹球儿骑着个嘎嘎嘎响的自行车,离远就喊:“波哥。”

张晓波走上前抓住他的车龙头,问他:“去哪儿呢?”

弹球儿被他弄得差点掉地上去,但也不生气,回答说:“帮人去邮局寄信呢!”

“你陪我说说话呗。”

“这也得我把活干了先吧。”

“我载你,一起去,待会请你喝热奶茶。”张晓波对谁都是凶巴巴的,唯独对弹球儿特别和蔼。

“好好好好好好,波哥你说了算数啊!”

张晓波把他赶后座上,自己摇摇摆摆的蹬着,弹球儿抱紧了他的腰说:“哈哈,波哥,你也画龙!”

“去去去,我还没嫌你的车会唱歌呢!”

奶茶店里,稀稀落落只有几个人,弹球儿在含着吸管一颗颗的吃珍珠,张晓波看着窗外的街灯,转过头来问:“诶,我问你,我弄坏了人家的东西赔不起,怎么办?”

弹球儿停下来,歪了歪脑袋,嘴里嚼着珍珠含含糊糊的说:“弄坏了就要赔呀,晓波哥你弄坏了什么,很贵吗?”说完翻翻身上的口袋,拿出几张一块和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推到晓波面前,“呐,给你。”

张晓波笑了笑,摸摸他的头,把钱塞回他的口袋,说:“把你跟我卖了都不够。”

“那怎么办,那些人,会不会让警察抓你呀?要不,你诚恳的向他道歉吧,说,说你不是故意的。”

“我当然不是故意的!”不由得提高了音量

见时间很晚了张晓波回了家,见屋里黑漆漆的,张学军已经睡了,他度回自己房,澡也不洗,脱了衣服就往床上躺,头一碰到枕头,觉得有东西搁着,挪开枕头,见是一个信封,鼓鼓囊囊的,打开一瞧,一沓钱,应该有几万块,他看了看张学军房间的方向,再看看信封,上面还写着:波儿别怕,爹明儿跟你一起去。

晓波低头笑了笑,骂了声:“这老头儿。”

——————————
晚上应该会再来一发,最迟明天,嘤,首页那么多霆炮,萌的不要不要的。
就酱

评论(4)
热度(119)

陈伟霆❤李易峰☜真爱。CP狗本人

© 威廉的峰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