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的峰峰

【隐凡】压寨夫人(上)

【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心甘情愿,我便制造一切,让你踏进来,爱上我,希望你,一辈子,不要醒来。】



丁隐变成血魔后,之前与玉无心的情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天下人?呸,现在只要我开心。

但人终归是寂寞的,他们可以为了这样那样的理由伤害他利用他,他不是最无辜的一个吗?

从一个普通山野村夫到现在,他受过的磨折还少吗?他忍忍忍,却忍不到一个完满来。

张小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黑的,动了动身子,发觉自己被绳子捆住躺在床上,眼睛是被布蒙住了,他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似乎是有人擒住了他,喂他喝了些什么,之后就晕过去了。

正想着,他听到脚步声,听起来是个男子,那人走近了床边,将他轻轻扶起来,将他身上的绳子解开,握住他的双肩,凑近了,张小凡闻到了他身上的气息,正在诧异他要干什么,唇上传来滑腻温热的感觉,那人竟吻住了他的唇,只轻轻吮吸了下他的下唇便离开了,慢慢将他蒙住眼睛的布解开,他睁开眼睛,看到外面天色,已经是傍晚了,再抬头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人,那人不动声色,脸上若有若无的泛着笑意看着他,张小凡本就被他轻薄得脸热,现在更是被他看得满脸通红,那人形容俊逸,身材颀长,身穿一身大红喜袍,就站在那里已经是器宇不凡,脸上带笑,更加柔化了他脸部凌厉的线条,如春光日暖般洒进他的心里。

“小凡,你还认得我吗?”那人还是笑盈盈的望着他。

张小凡诧异的抬起头看着他,疑惑的问:“你是谁,怎么,我……我们认识吗?”

那人嘴边勾起一个与他一样的单边酒窝,也在床边坐下,转过头来,牵住他的手说:“小凡,我是丁大力啊,你小时候叫我丁大哥的呢!”

张小凡立刻瞪圆了眼睛看着他,冲口而出:“丁大哥,你是丁大哥!”他立刻抓住眼前人的手,掀开他的袖子,看到他的手臂上有一个旧疤痕,是一圈小牙印。

丁隐由着他看,见他开心了,才自己把衣服弄好揽住他肩膀说:“小凡是个小骗子,那时候明明是个小仙女,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了神仙哥哥,可让我好找。”

张小凡知道了身边人的身份之后就放下了戒备,放软身子任他抱着,挨着他说:“我也不是故意的,那时候师姐说,男孩子喜欢跟女孩子玩,我想跟你玩,但又怕你只喜欢女孩儿,我就扮成女孩了。”

“小凡骗人,你明明是来欺负人的,一上来就咬了我一口,你看,不是到现在还有疤痕嘛!”

“哼!你不说还好,我都没见过这么馋嘴的男孩子,我只有一串糖葫芦,本来想分你一半的,谁知你给我全吃光了,哼,还好意思说!”

两个幼稚鬼还在争论谁对谁错时,房门被拍响了,有一个妇人的声音喊进来:“丁公子呀,别磨蹭啦,吉时快到了,快与新娘子出来拜堂吧!”

张小凡一听,讶异的看向丁隐,丁隐抿嘴一笑,应了一声,站起来,把他牵过来,走到铜镜前,张小凡看到镜子上映着两人,都穿着一样大红的喜服,而其中一个正式自己。

丁隐在他背后,他的前胸贴着他的后背,下巴抵在他的肩窝上,在他耳边吹了口热气说:“小凡,你可记得你小时候央求着我以后要娶你,还不许我跟别的女孩玩,现在我来实现你的愿望了,嗯~”

张小凡到现在还不知他的意图就傻了,侧着身子想要避开他,却被他从后面箍住腰,他一双大手紧紧的制住自己,动也动不了,只能挣扎着说:“嗯……丁大哥……我们小时候玩的过家家怎么可以当真呢……啊……丁大哥……”丁隐见他不承认,惩罚性的在他如白玉似的脖子上咬了口,就下了个殷红的印子,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张小凡颤抖着想要用手去捂住,却被他钳住了手。

丁隐看他被自己弄的满脸通红。眼角发红冒着水汽,一双水唇张合着在喊着丁大哥,忍不住含住,用力吮吸,似是能吸出蜜汁似的,舌头稍稍用力就进去了他温热的口腔,如他主人一般,清香可口,连那害羞的舌尖都是甜的,丁隐耐不住的一手拖住他的后脑,狠狠的品尝着他的美味红唇,

张小凡被吻得全身发软,只能攀着丁隐的肩膀,要不是丁隐的大手扶在他腰间他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小凡,你可不能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我可是一心只想着你的,你是男是女,都是我丁隐的妻子。”

张小凡已经软的泪眼汪汪,小脸红红的,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丁隐受不了的一手捂住他的眼,抱紧了他,下身灼热的地方顶在人身上。

丁隐气喘吁吁的啄啄他的唇,抱了他一会,帮他理理头上的发髻,整理好凌乱的衣裳,轻拍他的小脸说:“我们去拜堂,回来再继续,你可不要再拒绝我了,不然我可控制不了,在这里就要了你。”

嗯(⊙_⊙)(⊙_⊙)(⊙_⊙)(⊙_⊙)(⊙_⊙)(⊙_⊙)(づ˘ﻬ˘)づ~~~(づ˘ﻬ˘)づ~~~✧٩(ˊωˋ*)و✧乀(ˉεˉ乀)晚安(´-ωก`)

评论(11)
热度(119)

陈伟霆❤李易峰☜真爱。CP狗本人

© 威廉的峰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