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的峰峰

【越苏】花月影 章七

深闺不苦,随君去

 

是日,晴朗风清,一身白衣的人在花间穿梭着,先是弯下腰一动不动的瞪圆了眼睛盯着前面,突然猛的一扑,哎呀一声,整个人栽进花丛里,把娇艳欲滴的花儿压坏了。垂头丧气的爬起来,坐在园中的秋千上,脚丫一蹬,摇啊摇的。

 

“阿翔,阿翔,你知不知道陵越什么时候回来呀。”屠苏嘟着嘴问身边的小厮。

 

不等阿翔回答,上空传来一阵鸟叫,是一只海东青,屠苏开心的跳下秋千,伸出手臂来,对着这只神气的大鸟喊:“阿翔,阿翔,你回来啦呀!!!!!!!”那只大鸟在半空打了个旋,停在屠苏的肩膀上,亲热的用头蹭蹭屠苏的脖子,屠苏也欢喜的用手顺顺它背部的羽毛。

 

一边的‘真’阿翔一脸黑线,对屠苏说:“主子,这只死肥鸡,它怎么可以跟我同名,这样,这样不好吧!”

 

“去去去,什么死肥鸡,人家可是海东青,十个你都没阿翔值钱,哼,叫同样的名字是便宜了你呢!”屠苏闻言皱起鼻子瞪他

 

“……”他说得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是是是,主子我高攀不起海东青大哥,你给再它取个高雅的名字吧。”跟了个逗逼的主人真是人不如鸟,人生暗淡啊。

 

“它是大姐。”

 

“是,大姐。”

 

“嗯,改名,好,阿翔,你喜欢什么名儿,爷帮你安。”屠苏转头看着他的大鸟

海东青:“……”

“我们都住进陵府了,是陵府人,你也是陵府鸟,你这么端庄美丽,叫~~陵端,怎么样?“

海东青:“……“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啊。”

“好吧,陵端,你去了这么久,带了什么回来?“

大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抖抖身上的羽毛,露出绑在厚厚羽毛下的一截丝绳,屠苏将它解了下来,上面连着的是一个小竹筒,开口处封了火漆,屠苏弄开了它,抽出一张小纸条。

 

上面的是娟秀的字迹,但屠苏无心欣赏,收起笑容,皱起眉,走回屋子里,在书桌前坐下,拿出火折子将字条烧掉,自己也提笔写了一张小纸条,折好,塞进那个小竹筒里,叫大鸟陵端进来,将小竹筒重新绑在它身上。扫扫它的羽毛,细声对它说:“陵端陵端,辛苦你啦,回来给你大大块的五花肉。”

大鸟向他点点头就飞走了。

 

 

到了掌灯时候,陵越才一脸倦容的回来,先是走到屠苏的屋子里瞧瞧,只见灯火通明,人影却没见,正奇怪呢,便闻到一股酒菜的香气传来,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只见屠苏走在前头,手里的托盘上,摆着几样菜,身后跟着几个下人同样捧着菜走进来,屠苏让他们把菜布置好便把人都赶走,笑嘻嘻的看着陵越,向他努努嘴,自己坐下,拿起酒壶,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

“坐啊,陵将军,你站着不累呀。”

 

“这些菜是……”陵越慢条斯理坐下看着桌上的菜说。

 

“我做的!”骄傲的翘起嘴角的小猫弧,就差甩起尾巴了。

 

“那我先谢谢屠苏小娘子。”陵越微笑的看着他开心的乖猫

 

“你别胡说。”屠苏立马夹起一箸菜塞进他的嘴巴,自己低下头在嘀咕

 

陵越笑得更深,也夹了箸鱼肉放在屠苏的碗里,说:“这么贤惠呀,真的乖乖给我洗手作羹汤吗?”

 

屠苏笑了笑,放下碗筷,开玩笑对陵越说:“这几天都不怎么见你,是皇宫里有什么美人,把你勾住了吧!”

 

“呵…没有,宫里面的女人都是皇上的,是……皇上找我有事情。”

 

“什么事情,有我重要吗?”屠苏一脸不讲理的样子

 

“怎么可以这样比较呢。”陵越无奈的苦笑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别想瞒我。”

 

“哦~~你无事献殷勤,就是为了等我回来逼供,对吧。”

 

“嗯哼。”挑挑眉

 

“是幽都来犯,你恐怕已经知道了吧,我要带兵前去,你想怎么样?”

 

“你不能不带我玩。”

 

陵越看着他一副无赖的样子不禁失笑,“玩什么玩啊,傻瓜,上阵杀敌的时候我可顾不了你呀。”

 

“陵越,你相信我,我很厉害的,绝对不会是你的麻烦。”

 

陵越点点头说:“好,带你去可以,但你最重要是保护好自己。”

 

“那皇上,他怎么说,是他要你去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请命要去的。”

 

“哇,你闲的没事做呀,去战场那么累,那么危险。”

 

“其实,我此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陵越沉吟了一下还是对他说了。

 

屠苏两个胳膊撑在桌上,两手捧着脸,眨眨眼示意他继续说。

 

陵越皱着眉想了下,斟酌着说:“当年,还没有天墉朝的时候,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是百里皇朝的臣子,当时的皇帝是百里琼华,我当时还小,才十六岁,家父未曾让我进军营,只是给我找了个师傅,我还有个小师弟,你猜他是谁?”

 

“不知道。”陵越转头一看,见屠苏神色有点微妙,也没在意继续说:

 
“他竟然是当朝皇上,百里琼华唯一的皇儿,不过我这师弟可招人疼了,小小个,白白嫩嫩的,整个糯米团子一样,见了他就想亲他,而且他特别乖,整天师兄师兄的叫,一点都不像一个皇子,像是家养良好的书香世代。”一讲起他的小师弟就不禁眉飞色舞

 

“那,他现在呢?”

陵越看了看屠苏,叹息一声,说:“你也知道当年百里琼华和他的皇后都被当时的叛党杀害了,巧的是,那时候我正带了他出外游玩,因而逃过一劫。”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那时叛军势力太强大,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战死了。”

“那时候,我看着受不住晕了过去躺在我怀里的云溪,觉得天都要塌了,但我不能抛下云溪,我看着他,走路都走不好了,却要自己亲手安葬父母,哭也背着我,我觉得我真的及不上我的小师弟。”

“我还没去安慰他,他却红着眼睛过来,跟我说,让我回去,他不要赖着我了。”说着说着他眼前仿似浮现了那个小小个,却挺直了腰板,从后背紧紧抱着他的小孩,眼眶都湿了。

屠苏看他出了神,细声的问:“那你就走了?”

陵越没看他,继续说:“嗯,走了,我只想,我很快就去找他,却没想到,到我去找他时,他却像石沉大海,消失了一样,有人说他被好心人收留了,也有人说他被乱党杀害了,我去过我们一起拜师的山上寻找过,也是一无所获,朝廷也一直有悬赏找他,江湖上经常会流传他的消息,却总是让我扑空。”

“你每次有消息都会去?”屠苏惊讶的看着他。“那这次也是?”

“嗯,我收到风声,无论如何,就算要找一辈子,失望一辈子,都要去找他,他是我的师弟,我不能保护好他,已经很没用了。”

“你可以一直陪着我,跟我一起找他吗?”陵越认真的看着他。

“啊?”

“可以。”

————————————
看了那个叫《三人游》的霆峰视频,哭死饱饱了,呜呜呜,大半夜的又要爬出被窝去擦鼻子眼泪!




评论(2)
热度(15)

陈伟霆❤李易峰☜真爱。CP狗本人

© 威廉的峰峰 | Powered by LOFTER